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大风中文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6567|回复: 106

[活动] 11月故事接龙(一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3-11-18 17:18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
    列位,咱今天不弄小说了。今儿咱摆开桌子说一把评书,这边这位客官问了,你说的了吗?我说的了吗?我告诉您,您知道柳敬亭吗?就是冒辟疆赠诗的那位,当年才子冒辟疆的赠诗是这样的:“游侠髯麻柳敬亭,诙谐笑骂不曾停。重逢快说隋家事,又费河亭一日听。”如今成型的北京评书,据说就是从他开始的。您要问他和我什么关系,我告诉您,一点儿关系都没有。


    诸位,仔细听我开讲:
止语惊堂,须臾胜败分三国;
穷摔醒目,顷刻存亡定五胡。


    话说某年间,在某地有这么一个孩子,姓李名步清,您看他爹给取得这名儿—理不清,其实这不能怨他爹,为啥?他们家字辈是取得元稹一首诗的一组联:“奏书金銮殿,屣青龙阁。”到他这就是“步”字了,那你说后面那“清”字呢,这又怨不得他爹,李步清弟兄四个,他父亲又是一个识字人,就给哥四个用“源清流洁”为名,李步清行二,所以就叫了这名了。


    这李步清很聪明,大约四五岁的时候就跟着哥哥去了私塾念书,这一天先生就出了一个联:“孙子”,问了许多孩子都没对上,问到他了,他对了个“女儿”,先生很是喜欢。后面又出了一些联,这孩子基本上都对上了。这先生大概是个爱惜人才的人,当晚就到李步清家里与李步清父亲“秉烛夜谈”,把这孩子好好夸了一通。李父也很高兴,一想我家二郎了不起,将来肯定能成大器。平日里呢也给这孩子讲一些故事,比如封神演义、搜神记、西游记什么的。这孩子对其他章节没怎么记清,不过对平顶山那一节记得特别清楚,一直呢就幻想他要是有那个宝葫芦就好了,想抓谁就抓谁。这孩子为什么有这想法呢?其实也不怪,因为他上次对联对上了,老大李步源没对上,如今老被老爹说,说什么他不如弟弟什么的。孩子嘛,自然总会有嫉妒啊恨的。于是老大趁父亲不在家经常欺负弟弟,还警告弟弟不许告状。老二也恨啊,但是他没辙,总是幻想我要是怎样怎样我就把哥哥怎样怎样。他也没事就缠着父亲要葫芦,父亲问他要葫芦干吗,他说他要看到葫芦做首诗。他父亲一听可高兴了,于是第二年的八月份给他寻了一个葫芦,让他写首诗,这孩子倒也急智,瞬间写了首:
    我舀三江水,全凭此细腰。
    八仙中铁拐,有它乐逍遥。


    他父亲看了他这首诗,那叫一个乐啊,更是对他百依百顺。那天孩子上学要带葫芦去,他爹也没反对,由着他去了。


    李步清带着葫芦在路上却又琢磨起来,万一哥哥真的被吸进去不见了咋办?得撒什么谎?孩子毕竟是孩子,又一想这是亲哥,虽然平常欺负他,但是平日里还是帮着他的。不过,如今有了这宝葫芦,总该找个试试啊。这一想就一直想到了课堂上,先生在上面摇头晃脑,孩子们在下面晃脑摇头,唯独他一个人发呆。


    先生发现了,就让他站起来,问:“李步清,你怎么了,怎么不读书?”

     这孩子没回答他,反而拿起葫芦对着先生说:“先生,我喊你名字你敢答应吗?”

    “敢,有何不敢?”先生一看这孩子居然上课玩,还顶嘴,一气也像个孩子赌气似的回答了他。
   
    于是,李步清用葫芦嘴对准了先生,刚准备喊先生的名字,一想不对,先生的名字要避讳,就想到了先生给他出的那副联,脑子一抽,喊了声:“孙子。”

     诸位:惊堂木落斟茶止;评话人停请客回。

   
    我这回书是抛砖引玉,咱们有请等候破晓。


故事接龙(2)等候破晓

    正想撑起后脚跟听故事,不料被无戒点个正着。晓只得硬着头皮来了。先给大伙儿一个温馨提示:据考察,目前市场行情的鸡蛋价格看涨,是只潜力股,大伙儿扔鸡蛋的时候请悠着点哈

  “古有柳敬亭,今有袁阔成。”各位看官,您可晓得袁阔成?当年他的传统评书《三国演义》名震江湖,有诗云:“水泊梁山谁能比?肖飞买药定乾坤。炉火纯青说三国,返璞归真是封神。”正是这位评书家将小舞台的传统评书术带到大舞台上,使评书真正成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。早在几年前,他萌发了将评书与奥运结合的想法,目前张少佐的“评书说奥运”系列就是源自这一创意。近年来评书得以发展,没少他的创新和推动。诸位若问我和他什么关系,我保证毫不隐瞒-----我和他的关系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。

   闲话休提,言归正传。书接上回:
    话说李步清用葫芦嘴对准了先生,脑子一抽,喊了声:“孙子!”先生一听,心里不禁暗喜,这小子原来是一门心思在钻研对联,而我居然错怪他没读书。这不正是我老朽当初为考大家出的对联么?小子今儿个倒想考核他师父了,也罢,让他温故而知新,待老朽再调教调教他。
    只见先生捋了捋山羊胡,慢条斯理地对曰:“姥爷”。李步清见手中的葫芦毫无动静,心头一愣,莫非是那平顶山葫芦传说有假?我明明记得是即使喊假名,只要对方有应声,便也会立马被葫芦吸进去的呀。是不是我这葫芦法力还不够呢?待我试试叫先生将会如何。想到这,李步清重新拿起葫芦对准先生,双腿一立,喊了一声:“先生!”
    先生一听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。暗暗忖道:“啧啧啧,这小子果真是块材料,如此孜孜不倦学习,日后定能成器矣。想我这衣钵,总算是找到真正的传人了。好,我今天就再传授他消隐江湖已久的无情对联秘诀,再试试这小子天资如何。”念及此,先生干咳两声,润了润喉咙对曰:

      “后死”。
    话音方落,众学童哄然大笑,这哪跟哪啊,风牛马不相及。这下李步清彻底傻眼了,看来今儿个是试不出葫芦法力了,先生以为我是要和他切磋对联呢。罢罢罢,我暂且和先生研讨这对联。李步清把葫芦收好,恭恭敬敬作揖问道:“请问先生,“先生”因何对“后死”?词性不对。”于是这节课,先生详细地给学童们讲解无情对联的基础知识(此处略去数百字)。这李步清原本就喜欢对联,不知不觉便葫芦一事抛之脑后,倒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  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便要下课了,先生这才注意到还没让李步清坐下,便对李步清说道:“坐下”。

    话音方落,只听李步清脆脆的童音旋即响起:“居中”。
    顿时,先生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,连连道:“孺子可教、孺子可教也。”
    李步清带着愉快的心情一蹦一跳放学回家,走至半路,突然想起葫芦的法力还未付之一试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“啪”。。。。。。拍醒木落,正是“高深学问须研究,真假葫芦费度猜。”


   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无戒点将分解。第三回,有请扬帆

故事接龙(3)扬帆
    “前有皮无戒,后有俏破晓”。各位看官,您可认得这两位?对了,这就是大风英雄小说奇才洒家无戒与迷联方家等候破晓。先有无戒发起的“评书接龙”威震大风,后有破晓石破惊天一段评书将大家的胃口吊到了天上。若问这和俺有啥关系,不瞒您说--一个是俺姐一个是俺弟,还是俺命里的克星--这不,也不管俺吓得哆嗦,这俩就把俺给拎到台前接龙来了。


    各位看官,上回说到这李步青本想试试葫芦威力,没想歪打正着却展露了本事还学到了不少新知识,更得到了先生嘉许,这正是: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葫芦威力未知,联对学问又长,孺子高才当喜,先生衣钵可承。


    欲知这李步青还有啥奇遇,且听我慢慢道来:


    话说李步青一蹦一跳离开了教室,突然想起尚未试出葫芦威力,
不免沮丧,拿着葫芦边走边摆弄起来。这一不留神,竟和对面来人撞了个满怀。

    看官,你猜这李步青所撞何人?却是本村人称“酒鬼”的张大嘴。

    这张大嘴本也是读书人,自认为才华满腹,可天不遂愿,几次乡试落第,心灰意冷之际便发誓不再读书,倒是与酒结下了梁子,每天喝个醉醺醺。这不,今儿刚喝了满肚子酒,正晃晃悠悠往家去,冷不防被人撞个满怀,酒气上涌,张嘴欲骂,忽见小步清手里的“酒”葫芦,早把那怒气抛到了九霄云外,抓过“酒”葫芦仰头就喝。可没成想,胃里一阵翻腾,酒没喝到,倒是把满肚子的污物全都吐了出来,把个葫芦里外吐了个乌七八糟。

    李步青这下傻眼了。这是他的宝葫芦啊!常听老人说,宝物最怕被污,一污便没法力,这可咋整?情急之下,他一把抓住张大嘴哇哇大哭,嘴里一个劲囔囔:“你赔我宝葫芦,你赔我宝葫芦!”

    这张大嘴吐完之后,被风一吹,再被小不清一闹腾,酒也醒了,看到自己弄脏了人家的宝贝,倒也不好意思起来,想摸出几个钱打发。无奈一摸口袋,才想起自己的钱今儿全换酒,不由得有些尴尬。

    突然,他灵机一动,对小不清道:
    “小子,你那破葫芦算个哈,听大家说你小子擅长对对子,要是你能对出我的对子,我给你二两银子算作赔金,要是对不出,就放我走,你看如何?”

    闻听二两银子,小不清赶紧抹了把鼻涕,说,“行,说话算数!”

    “当然,你听好,上联来了-----‘没牙小子’”。
    话音刚落,只听小步立马答道:“厚脸大叔!”!

    “小子没牙,泪花双眼”;
    “大叔厚脸,猫尿满肠”!
    “小子没牙,双眼泪花,黑嘴大开敲竹杠”;
    “大叔厚脸,满肠猫尿,黄汤一吐失银洋”。

    一连三个回合,张大嘴见没难着小步清反而被他奚落,心里又气又尴尬,心想,我好歹也是个饱读诗书之人,今天连个黄口小儿也对付不了,被人知道还有啥脸面?看来,我得拿出我的杀手锏--机关联来难一难他才行!

    想到这,他眼珠一转,说出了一个自以为绝世无双的机关联-- “张大嘴,大嘴大开吞大海!”。

    没想到,他话音刚落,只听李步青脆生生答道:“李雄才,雄才雄起胜雄狮!”


   这正是:“张大嘴智疏嘴大设连卡, 李小娃人小才高闯各关。”

   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无涯分解。


故事接龙(4) 海无涯
     
     昨夜看美国西部大片,今日黄昏方觉,偷临坛子,欲看李步青后事如何,不想竟被扬帆那丫又是砸葫芦又是给老汉下药,非要俺续貂。不敢推辞,就怕俺鄙俗之辞,玷污了诸位之耳,这评书是人是鬼谁都可以卖弄的么?想那单田芳五岁便四处学艺,到如今也还只是个半罐子,可见这不是个什么好耍的营生,有西江月为证:
     世间生意甚多,惟有说书难习。评叙说表非容易,千言万语须记。
     一要声音洪亮,二要顿挫迟疾。装文装武我自己,好似一台大戏。
     幸好,这次不要俺那破落嗓子吓人,心想,唬人谁不会,那无戒唬得,破晓唬得,扬帆那丫唬得,老汉就唬不得?俺倒偏要假装斯文一回。
     唾沫横飞,闲话一堆,列位,咱就言归正传,且接上回。
     话说那张大嘴自以为高明的机关联被步青那小子轻松给破了,顿时眼睛都直了,大嘴呼哧呼哧地足可把刚才那葫芦给塞进去,要知道,他可说了要拿二两银子作赔金的,就是把他家小喇叭给卖了也卖不了那么多银子啊。想起小喇叭,这大嘴忽然灵机一动,嘿……,主意来了。
     这张大嘴想的啥主意呢?先卖一个关子,暂且不表。那这小喇叭是个啥东西呢?列位肯定想,一定是他老张家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的什么传家宝吧?非也,既然是宝贝,哪会二两银子都不值呢?这小喇叭啊,其实还真是个宝贝,但就不是个什么物件,是个人,是他张大嘴的宝贝女儿。什么名字不好起,干嘛起“小喇叭”呢?这可大有来由,列位可给我听仔细了。
     这还要从张大嘴年轻时说起,话说大嘴少时发奋读书可是远近闻名的,结果被乔员外家的千金给看上了,芳心暗许,后来不顾员外反对,楞是什么嫁妆也不要就直接和大嘴同居了。一年后,生了个女儿,可惜的是,这女儿要是继承父亲的那张大嘴也没有什么关系,可偏偏从娘肚子里一出来就是个歪嘴,像极了一个斜叼着的喇叭。夫妻俩四处寻医,就是没有把这歪嘴治好,最后,大嘴把头一拍,对老婆说,咱就叫她小喇叭,这名字一传出去,说不定哪个神医会找上门给咱们女儿治好呢。老婆知道大嘴有学问,便没有反对。但这乔千金当年看中的是大嘴的学问,以后做个什么几品夫人的,可这大嘴就是不争气,年年落榜,结果这个乔千金一气之下把大嘴给休了,也撇下小喇叭,嫁给邻村一个姓马的屠户。小喇叭除了一张歪嘴,其余各处都像神了她娘,要是把这嘴治好,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,人也忒伶俐,从小就趴在父亲怀里听父亲吟诗作对,久而久之,对对子竟比他父亲厉害多了。一次,大嘴吟着一句“人言当可信”直望着房梁发呆,结果小喇叭很快接了句:“乔女自然娇。”从此,大嘴那嘴便更大了。
     说到这里,列位肯定知道张大嘴想出什么主意了,原来,他想让步青这小子和小喇叭对对子,看谁厉害,想到这,大嘴的嘴竟咧成了一个麻袋口。
      “不许笑,快给我钱!”李步青见张大嘴一个劲在傻笑,生气地囔道。
      “你这是对对子?什么胜雄狮,还胜雄鸡呢?我家小喇叭对得都比你好。”
      “呸,我就不信,你这就是在耍赖!”
      “不信?你敢去我家和她试试?”
      “去就去!”李步青说罢也不管那葫芦了,径直就往大嘴家走去,却把大嘴家一只下蛋的老母鸡给吓飞了。
     “谁家混小子?”小喇叭见有人吓跑了鸡,从屋里跑出来生气地喊。
     “何处野姑娘?”李步青见人骂自己,不甘示弱回了过去。
      嘿……,跑我家来,吓跑了我家下蛋的鸡,我倒成了野的啦?小喇叭一下子气懵了,牙咬着那嘴不由得从左边撇到右边,又从右边撇到左边……
     “啪”。。。。。。惊堂木落,列位请回。欲知后事如何,有请无弦琴分解。


故事接龙 (5)无弦琴
        
     欣闻故事接龙,闲暇赏读几篇,钦佩各位才子,对子精彩纷呈。本乃局外看客,不料扬帆点名,木讷忐忑不安,苦煞我也,罢了罢了,恭敬不如从命,滥竽充数应试,还望海涵斧正。闲话少叙,言归正传。
      上回书说到楞小子李步青闯进张大嘴的家,惊飞一只大母鸡,更惊动一位俏丫头,且被她数落一番。李步青怔住了,原以为破落的张大嘴家院杂草丛生,残垣断壁,没想到还仍有几分生气。谁不见亭台楼阁,飞梁画栋,却也是桃红柳绿,蝶舞蜂飞。此时,小喇叭杏眼圆瞪,一手叉腰,一手指点,红夹袄,绿绸裤,只把李步青看的痴呆:倒像画中的小人儿。怎地又成了画中人呢?上回书交代,小喇叭其实是个美人胚子,就是小嘴像撇着的小喇叭,这当儿,小喇叭正生着气呢,撅着小嘴,谁能看清她的缺陷,倒是满可爱的。
      李步青顿时气消三分,拱手道“:你爹弄坏我的宝葫芦,耍赖不赔我,让我和你对对子定胜负......”
     “哦,”小喇叭嗯了一声,心说“:是爹的不对。”口气也软了下来。
      环顾四周,看到一丛花,便说道“芍药”
      李步青赶紧接话“:海棠”。
      小喇叭看到蝴蝶翩翩,又道“:芍药丛中蝴蝶舞,”
      李步青嘻嘻一笑,说“:海棠枝上子规啼。”
      小喇叭撇撇嘴,伸手折了一支柳,说“:三月柳。”
      愣小子吸吸鼻,赶忙对道“:九秋莲。”
      “金城三月柳”
      “玉井九秋莲”
      小喇叭忽地哈哈一笑,道“大母鸡”
      愣小子心说,我今天为什么来的,脱口道“宝葫芦”
      “:大母鸡下蛋。”
      “:宝葫芦施法。”
      “:大母鸡生蛋孵山鸡”
      “:宝葫芦施法变水雁”
      列位看官,且看那对童男童女稚声稚气将那云对雨、雪对风、晚照对晴空、金对玉、宝对珠、玉兔对金乌。对了个遍,仍不见高下,只看得一旁的张大嘴倒吸凉气,真是一对小冤家,后生可畏呀。
      别看李步青与小喇叭像针尖对麦芒干着仗,其实将两孩子的天真玩性表露无遗,话题又绕回来。
      李步青示好的说“我去寻大母鸡。”
      小喇叭殷勤地说“我去洗宝葫芦。”
      大母鸡寻来了,宝葫芦也洗净了,原本柳暗花明,山回路转,不料,陡起波折。李步青使个“坏”,看到小喇叭红嘟嘟的小脸,赖着不想走,眼珠子一转,有了主意“:你爹把我的宝葫芦衔在嘴里满是酒气,我要你吹干净。”
      小喇叭不知是计,也觉着宝葫芦好玩,说“:好吧,我吹,我吹我吹吹吹。”
      李步青得寸进尺,又道“你还要吸干净。”
      小喇叭咧咧嘴,瞪了一眼说:“我吸,我吸,我吸吸吸。”这一吸不打紧,宝葫芦似真有魔法,竟将小喇叭的嫩嘴唇吸住了,扯也扯不掉,拽也拽不下,疼的小喇叭的眼泪像玉珠子滴滴落下,可把张大嘴心疼死了,忙寻斧子要砸了宝葫芦,李步青一百个不愿意,这可如何是好?那也不能整天吊着个小葫芦呀?列位看官预知后事如何,请看沃野下回分解。

故事接龙(6)沃野
    俗话说,这唱戏的是疯子,那看戏的是傻子。看前边几位的评书表演,也很有点疯癫,可就是这疯癫的几段书过来,让我这本是清醒的家伙,忽然也有点傻呼起来。外加上旁边总有人蹿缀,我这傻崇子也只好往前冲了。
    言归正传。诸位看官,您道这宝葫芦在小喇叭嘴上就下不来了?那还不给孩子疼煞?晚上睡觉怎么办?吃饭怎么办?说话怎么办?更为重要的是,一个黄花大闺女,嘴上挂着个葫芦,怎么相亲找婆家?真真把个当爹的张大嘴急死。此时,张大嘴真的恨自己,这个后悔呀,不该想出那个让李步青来家与小喇叭对对子的馊主意。
    你还别说,天无绝人之路。正在张大嘴着急、小喇叭哭闹、李步青得意的当口,从门外传来卖东西的吆喝声:“有买羊油的嘪?羊油大补,羊油治病,羊油润肠。”破锣嗓子声从院子外边飘过来,第一个传到张大嘴的耳朵里。张大嘴想,羊油润肠,能否润嘴呀?他急忙走出大门,招呼卖羊油的过来。
    走过来卖羊油的是两个人:一男一女,男的推着个木轮车,女的在一旁扶着。男的身高马壮,女的杨柳细腰。张大嘴一看,感情认识,这女的不是自己的前妻乔金莲--小喇叭她娘吗?男的就是前妻改嫁的丈夫马屠户。正着急的张大嘴此时也顾不上个前仇旧恨,相反却如同见到救星。
   “孩他娘,快救救孩子吧!”张大嘴冲着乔金莲一点没有寒暄。
   “孩子怎么了?快说。”乔金莲小脚走路,如同圆规。
  “你进来看看就知道了。”张大嘴赶紧将马屠户两口子引进自家门来。
    此时,李步青还在院子里看着小喇叭笑呢。
    乔金莲一见,自己的女儿嘴上挂着葫芦,毕竟是亲娘,女儿是娘的心头肉。小脚摇晃着,跳着芭蕾一般,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小喇叭跟前。小喇叭一见是娘,眼泪顿时下来了,但是小歪嘴不能说话。
    乔金莲见此情形,立即招呼马屠户,将那玉板羊油割下一块,命张大嘴到灶膛点火。
    很快,羊油化成了水,等羊油略微凉爽一点,乔金莲立即给小喇叭抹在葫芦和嘴的接口上。不大一会,葫芦秃噜一下,从小喇叭的嘴上脱落下来。
    小喇叭“哇呀”一声,扑在母亲怀了,失声痛哭。
    乔金莲搂着女儿,询问事情原委。本来要让马屠户收拾李步青这小子。可是,刚要发火,又扑哧笑了。因为,小喇叭不仅葫芦从嘴上掉了下来,还因祸得福,女儿先前的小歪嘴变成了异常端正的樱桃小口。先前的一个歪瓜裂枣,如今出脱成了一个真正的小美女。
    一旁的李步青这小子简直看直了眼,心想,感情这宝葫芦没别的本事,却可以变出美女来呀。
    这边,美女小喇叭自从葫芦从嘴上掉下来,立即咸鱼翻身,小燕子一般,从台阶上飘下来。她还恨李步青骗他吹气呢。而李步青却高兴地心花怒放,迈步就往门外跑,早忘了葫芦。小喇叭正要跟着追出去,这是又一个人迈步从门外进来,仔细一看,不是旁人,正是乡里的乡绅池贺芒。
    池贺芒进门还未站稳,就对张大嘴说:“大嘴,你是咱村最有学问的人。你去帮着通知村上所有有女子的人家,刚才府衙来了公函,宫里要在民间选秀女呢。”

    还没等张大嘴接话,那乡绅池贺芒的眼睛突然嘎巴停住,盯着小喇叭竟然……
    列位看官,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竹。简下回分解。
故事接龙(7)竹。简
      
      人常道:言多必失,祸从口出。也有例外,像竹简昨日,于乘车无聊之际,见群内人士在寻觅故事接龙一贴,脑子一抽,发表了一句胆大包天的评论,说的是什么呢,说的是这接龙似乎已无规则,完全怪诞派了。规则所指,乃为发起者所定头尾有联一则。怪诞一语,乃指情节离奇,实无贬义。未料海凝先生不屑其言,代沃野直接将竹简推至台前,竹简自此创下了一言已多的世界纪录,这正是:海凝点将源挑礼,竹简评书自失言。
      闲话少说,书归正传。各位,咱转回身来看看乡绅池贺芒,他来干什么来了?来找张大嘴帮忙通知宫里要选秀女了。可是,他的眼睛却盯上了咱的小喇叭,他盯上就盯上了吧,盯了也是白盯,您想啊,这李步清才5、6岁,小喇叭与其年龄相仿,别说是选秀了,就是挑丫鬟都还嫌碍事儿。可你听听这乡绅的名字:池贺芒,吃喝忙,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左不过就是个脑满肠肥,酒色纵肆、一肚子坏水的主儿,果然,这家伙的眼睛还没从小喇叭的身上离开,坏主意就已经从嘴角流出来了。他满脸堆笑地说:“大嘴呀,恭喜啦!这小喇叭真是女大十八变,越变越好看呐,没几年的功夫,一定能出落得如花似玉的。这么着吧,肥水不流外人田,到时候……”
      他的话还没说完,一旁的李步清可就不乐意了,小喇叭的嘴不管怎么说还得算是他给医好的,就算是成了绝世美人那也是他第一个发现的,于是他接口说道:“池老爷这话正对,肥水不流外人田,到时候,我一定让我爹请人前来提亲,请池老爷来喝喜酒!”
      池贺芒碰了这么个软钉子,心有不甘,说了句:“呦,黄口小儿,牙还没出齐呢,倒做梦娶媳妇了!”
     小步清到底是个孩子啊,被池贺芒这么一激,不服气了,小胸脯一挺,说:“古来指腹尚能成婚,今我一言定娶娇妻!我把聘礼都带来了!”
      众人一听愣了,聘礼?在哪儿呢?只见小步清举了举手里那个宝葫芦,说:“这个葫芦看着平常,可正是它医好了小喇叭,它就是千金难寻的宝葫芦,还有比用它做聘礼更恰当的吗?”
      众人一听哈哈大笑,都当是小孩子信口开河,倒都不理会了,那边池贺芒和张大嘴继续选秀之事,张大嘴哪里是个堪托重任之人,自己也有几分自知之明,推脱一番,举荐了私塾先生,和池贺芒一同前往学堂商议。
      再说这小步清,见众人无人理睬,受了冷落,更是牛脾气上撞,他看了看小喇叭,问:“我这聘礼,你收是不收?”
      小喇叭素日虽说被大嘴骄纵得颇有几分英气,但毕竟也算生养在诗书人家,礼教还是懂的,这男婚女嫁之事,一个女孩子听听都要面红心跳,被小步清这么一问,又羞又恼,说了句:“谁要你的破葫芦!”转身直接跑回了闺房。
      小步清这下傻了,但心里更气了,心想: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!我现在就去找父亲提亲,否则真让他们小瞧了我!边想边拿着葫芦往家里走。刚刚走到父亲的书房,却见大哥正在门口徘徊,见了小步清,像是遇见了救星,一把拉过他,说:“……”
      欲知后事如何,有请
浣烟客下回分解。


故事接龙(8)

    都说叶公好龙是假,俺浣烟客喜欢看小说接龙可是真真的。可是看归看,俺不过瞧个热闹,如今做了上架的鸭子,为免咶噪太过,有怕被扰乱视听的皆可出去打打牌,聊聊天,唱唱K,或帮家人做做家务,全当调频换台了。

    咱们闲话少说,书接上回,话说小步清人小心大,自和小喇叭对了对子,便觉这小姑娘有趣。虽然学堂里也有几个玩伴,到底不及小喇叭机灵可人,又对得好对子。你道小儿家哪里懂得结亲究竟,不过是想找个好玩伴,既不受哥哥的欺负,又能玩到一处。如今看到来了乡绅池贺芒似有意抢他选定的伙伴,又给他一阵抢白,小儿家心性如何咽得下这气,必定禀明父亲,为他做主。
    这小步清气咻咻,蹬蹬蹬进得了家门,直奔父亲书房而来,不想大哥李步源在门外将他拦道:
    “二弟救我!”
    小步清这会子哪里有心思管别人的事,怕的是哥哥素日爱调理他,只得道:
    “大哥哥怎么都白了脸,又没背出《孟子》?”
    步源道:“爹爹正在里头发火呢,已经发了狠,说我半个时辰之内再背不出,晚上不许吃饭,还让在院子里上跪一夜。妈替我求情都被撵了出来。二弟,爹爹喜欢你会读书,你替大哥求求情。你也知道,哥哥的志气原就不在书上。”
    小步清听罢计上心来,说道:
    “求情事小,只要哥哥帮我讨回小喇叭,我立刻去求爹爹不再逼大哥哥读书!”步源听说愿意,立刻眉开眼笑,怂恿着小步清快去。
    小步清并不敲门,轻轻走进书房,果然见父亲在座上生气,黑着脸噘这胡子看账簿。便忙向父亲行了礼,又瞧着父亲脆生生道:
    “爹爹别不高兴了,孩儿今天又得了先生表扬,爹爹要赏二郎!”
    父亲一听,心下安慰许多,不禁脸上有了笑纹,柔声道:
    “我家二郎了不得,将来定要扬名天下,为咱们李家争光啊!”
    “嗯,二郎听爹的,爹赏二郎么?”
    父亲将二郎抱在膝盖上,笑道:
    “二郎要什么就赏什么……”
    “爹,我今日和张家的小姐小喇叭对对子了。爹爹可知道,除了先生,就只有她还算是我的对手,我要她住咱们家,做我的伴当。”一边说,一边拽着父亲的袖子,扭着身子央求。又把今天如何智斗张大嘴和小喇叭奶声奶气讲了一遍,又说如何治好了小喇叭的歪嘴,定要父亲为去张家为他讨小喇叭,否则他就读不得书了。
    李父不由心下大惊,想不到一个葫芦一个娃娃竟治好了小喇叭胎里就带来的歪嘴邪症,果然我的二郎不是凡人,没准将来真能得中功名,为侯为相呢。心下更是恨不得小步清要星星也给他摘下来。只是这亲结不得,他张大嘴如何与我李家相提并论。若是这个小喇叭能助我二郎学业,做个伴读倒也可行。这么盘算着,对大郎的气早也忘到爪洼国了,满脸是笑道:
    “你小人家知道什么叫结亲!只是这张大嘴一味贪酒,弄得家里有上顿没下顿,倒也苦了孩子。只做伴读书也还罢了了,想我的二郎治好了她的病,他爹也不忍拒绝。爹就答应你去张家走一趟,只这成不成就看他家的造化了。”
    小步清一看爹爹应允了,一面催着父亲赶快去张家,一面说衙门里说有什么选秀,不知怎么热闹呢,求父亲让哥哥带他去耍一耍。李父一心望子成龙,恨不得小喇叭马上来伴读,小叔清马上就中了状元才好,说话间吩咐哥哥李步源进来,又教导了他两个一席话,就教弟兄两个去了。
    李步源见李步清不仅没让自己没受罚,还使得父亲一脸堆笑地吩咐让他俩出去看选秀,不由喜得抓耳挠腮,百般得感谢弟弟。小步清拽着哥哥一路往学堂而去。
    欲知李二郎如何戏耍大乡绅,糊涂官选秀三请葫芦娃,请看
蓝天
下回分解……




发表于 2013-11-18 19:09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呵呵,无戒真体贴,这个开篇还真就是为了破晓准备的哦。俺坐个沙发,慢慢欣赏......
发表于 2013-11-18 19:15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脑子一抽就跑来看了,希望没留下脚印。
发表于 2013-11-18 21:3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咱也寻个座,慢慢欣赏!给无戒敬香茗!
发表于 2013-11-18 21:40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意思,看来这个大风是人才辈出啊!接龙啊,是不是要让看官接着写啊?
发表于 2013-11-18 22:0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来围观一下,为台上各位加油!
发表于 2013-11-18 23:34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抄个板凳看热闹,哈哈!知道无戒的脾气,这次先预告你一声,最近半个月别给我排队啊,以后再说~~~
再者,认识你以后,你看我除了写首现代诗和诗词评论之外,什么时候写过现代的?也不会写啊。
最后,提醒你可以骂我自作多情。
发表于 2013-11-19 00:24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正想撑起后脚跟听故事,不料被无戒点个正着。晓只得硬着头皮来了。先给大伙儿一个温馨提示:据考察,目前市场行情的鸡蛋价格看涨,是只潜力股,大伙儿扔鸡蛋的时候请悠着点哈

  “古有柳敬亭,今有袁阔成。”各位看官,您可晓得袁阔成?当年他的传统评书《三国演义》名震江湖,有诗云:“水泊梁山谁能比?肖飞买药定乾坤。炉火纯青说三国,返璞归真是封神。”正是这位评书家将小舞台的传统评书术带到大舞台上,使评书真正成为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。早在几年前,他萌发了将评书与奥运结合的想法,目前张少佐的“评书说奥运”系列就是源自这一创意。近年来评书得以发展,没少他的创新和推动。诸位若问我和他什么关系,我保证毫不隐瞒-----我和他的关系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。

   闲话休提,言归正传。书接上回:
    话说李步清用葫芦嘴对准了先生,脑子一抽,喊了声:“孙子!”先生一听,心里不禁暗喜,这小子原来是一门心思在钻研对联,而我居然错怪他没读书。这不正是我老朽当初为考大家出的对联么?小子今儿个倒想考核他师父了,也罢,让他温故而知新,待老朽再调教调教他。
    只见先生捋了捋山羊胡,慢条斯理地对曰:“姥爷”。李步清见手中的葫芦毫无动静,心头一愣,莫非是那平顶山葫芦传说有假?我明明记得是即使喊假名,只要对方有应声,便也会立马被葫芦吸进去的呀。是不是我这葫芦法力还不够呢?待我试试叫先生将会如何。想到这,李步清重新拿起葫芦对准先生,双腿一立,喊了一声:“先生!”
    先生一听,心里更是乐开了花。暗暗忖道:“啧啧啧,这小子果真是块材料,如此孜孜不倦学习,日后定能成器矣。想我这衣钵,总算是找到真正的传人了。好,我今天就再传授他消隐江湖已久的无情对联秘诀,再试试这小子天资如何。”念及此,先生干咳两声,润了润喉咙对曰:

      “后死”。
    话音方落,众学童哄然大笑,这哪跟哪啊,风牛马不相及。这下李步清彻底傻眼了,看来今儿个是试不出葫芦法力了,先生以为我是要和他切磋对联呢。罢罢罢,我暂且和先生研讨这对联。李步清把葫芦收好,恭恭敬敬作揖问道:“请问先生,“先生”因何对“后死”?词性不对。”于是这节课,先生详细地给学童们讲解无情对联的基础知识(此处略去数百字)。这李步清原本就喜欢对联,不知不觉便葫芦一事抛之脑后,倒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  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便要下课了,先生这才注意到还没让李步清坐下,便对李步清说道:“坐下”。

    话音方落,只听李步清脆脆的童音旋即响起:“居中”。
    顿时,先生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,连连道:“孺子可教、孺子可教也。”
    李步清带着愉快的心情一蹦一跳放学回家,走至半路,突然想起葫芦的法力还未付之一试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“啪”。。。。。。拍醒木落,正是“高深学问须研究,真假葫芦费度猜。”


   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无戒点将分解。

第三回,有请扬帆
发表于 2013-11-19 08:2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候破晓 发表于 2013-11-19 00:24
正想撑起后脚跟听故事,不料被无戒点个正着。晓只得硬着头皮来了。先给大伙儿一个温馨提示:据考察, ...

破晓厉害,接得有趣!给你送上99朵玫瑰......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1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扬帆 发表于 2013-11-18 19:09
呵呵,无戒真体贴,这个开篇还真就是为了破晓准备的哦。俺坐个沙发,慢慢欣赏......

第二将,就是姐姐你了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1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竹。简 发表于 2013-11-18 19:15
我脑子一抽就跑来看了,希望没留下脚印。

我想,我会点到你的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2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孺子牛 发表于 2013-11-18 21:31
咱也寻个座,慢慢欣赏!给无戒敬香茗!

敬茶,请坐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叶知秋 发表于 2013-11-18 21:40
有意思,看来这个大风是人才辈出啊!接龙啊,是不是要让看官接着写啊?

大概是这个意思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3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傲霜凌雪 发表于 2013-11-18 22:05
来围观一下,为台上各位加油!

故事中涉及到的对联什么的,你可以帮忙点评一下的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剑 发表于 2013-11-18 23:34
抄个板凳看热闹,哈哈!知道无戒的脾气,这次先预告你一声,最近半个月别给我排队啊,以后再说~~~
再者, ...

且先放你一马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候破晓 发表于 2013-11-19 00:24
正想撑起后脚跟听故事,不料被无戒点个正着。晓只得硬着头皮来了。先给大伙儿一个温馨提示:据考察, ...

你也单独发文吧,发到小说板块。然后俺假装帮你点评一下?
发表于 2013-11-19 14:27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小说接龙有什么规矩?
发表于 2013-11-19 16:0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
谢谢好友的香茗!祝您创作愉快!天天好心情!
发表于 2013-11-19 20:1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洒家无戒 发表于 2013-11-19 11:31
我想,我会点到你的。

点点点,你厉害了哦,你以为你能点石成金啊,要是不能就不许点~
发表于 2013-11-19 20:1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
等候破晓 发表于 2013-11-19 00:24
正想撑起后脚跟听故事,不料被无戒点个正着。晓只得硬着头皮来了。先给大伙儿一个温馨提示:据考察, ...

晓,写啥像啥,我倒觉得你可以和无戒来段相声啥的,评书有对口的没?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大风中文 ( 浙ICP备14030406   

GMT+8, 2019-1-23 16:58 , Processed in 0.766918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